All articles| All Pictures| All Softwares| All Video| Go home page| Write articles| Upload pictures

Reading number is top 10 articles
一个堕胎女对我讲述的真实的打胎经历
青霜一袭黑衣,气质典雅内敛。岁月虽在她的面容上留下了痕迹,然而从她风韵犹存的眉眼间,依旧可以想见她当
文玲内心里其实一点都没有想加害景宁老师的念头。景宁老师在文玲的心里一直如同自己亲身母亲一般。文玲记得
背景。 文才不好,只是初中毕业,有些不对,请谅解。 本人男,现居住在四川,身高1
[猫扑大杂烩]相亲了富二代MM,才刚开始,我就想结束! -------------------
同学,你有喜欢过一个人吗? 同学,你有喜欢过一个人到愿意为她做任何事吗? 同学,你喜欢的那个人虽
一位泡妞骨灰級高手的白皮書
半夜,醒来,感觉老公紧抱着我,窃喜!心想:这家伙平时挺酷的,没想到睡觉时一不小心就露馅了。于是感动不
一个女生看了会哭,男生会沉默的故事
等你瘦到95斤我就娶你!”他的嘴角扬起一丝轻蔑,然后邪恶的笑容开始在他脸上绽放开来。   
Reading number is top 10 pictures
张家界的玻璃桥
The beginning and end
两个妞在等世界上最短的火车
关于海盗的研究2
到南昌西站了1
非笑不可:最强爆笑图片精选
The money of more than 100 countries and regions17
Hunan province aizhai super-large suspension bridge open to traffic and 4 world first1
深圳的风光
Take you to walk into the most true north Korea rural4
Download software ranking
少妇苏霞全本
jdk1.6 for windows
Eclipse 4.2.2 For Win64
Sora aoi, the maid, students' uniforms
Tram sex maniac 2 (H) rar bag8
功夫熊猫2(上集)
Popkart Cracked versions Mobile phone games
网络管理员第三版
Ashlynn Video5
Unix video tutorial11
一道烈火 published in(发表于) 2011/4/6 2:48:59 Edit(编辑)
青霜一袭黑衣,气质典雅内敛。岁月虽在她的面容上留下了痕迹,然而从她风韵犹存的眉眼间,依旧可以想见她当

青霜一袭黑衣,气质典雅内敛。岁月虽在她的面容上留下了痕迹,然而从她风韵犹存的眉眼间,依旧可以想见她当年的亮丽与光彩,消瘦的青霜坐下就哭了起来:“我已经出来四天了”。她说这一年多来总有女人在深夜给她打电话,说与她的老公在一起,她实在是受不了这种骚扰和折磨:“我很多次都想到死。”


青霜一袭黑衣,气质典雅内敛。岁月虽在她的面容上留下了痕迹,然而从她风韵犹存的眉眼间,依旧可以想见她当年的亮丽与光彩,消瘦的青霜坐下就哭了起来:“我已经出来四天了”。她说这一年多来总有女人在深夜给她打电话,说与她的老公在一起,她实在是受不了这种骚扰和折磨:“我很多次都想到死。”
  他让别的女人住到了厂里
  我和老公紫电的结合也算是缘分吧,20多年前我正是谈婚论嫁的时候,当时不少亲戚朋友都帮着张罗介绍对象,而我和老公竟由不同的介绍人介绍了两次,彼此的印象都不错,又觉得很有缘分,所以很自然地就交往结婚了。
  结婚以后,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虽然现在紫电做了些对不起我的事情,但和我在一起时他还是很疼我的。婚后,我们生了两个儿子,如今孩子都上大学了。本该舒口气的我,却遇见了最堵心的事,现在一提起来我的头都感觉像要炸了一样。
  噩梦的前兆要追溯到两年前,有一段时间紫电总在客厅一直待到深夜,才进卧室休息。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有事情在忙,也没有放在心上。一天晚上,我已经睡醒了一觉,看到紫电还没有进房休息,走到客厅,看见他在发短信。联想到以前看的一些故事,很多男人的出轨都是以短信为征兆的,更何况现在已经深夜了。
  我起了疑心,要拿他的手机看,紫电不肯给我,我问他是不是在和别的女人发信息,他先是矢口否认,在我一再追问下,他承认了。我很生气,收拾东西离开了家,因为放心不下家里的事情,两天后我又回去了。回来了以后,紫电向我赔礼道歉,并说自己没在外面找女人,我选择了相信他。
  事情似乎就这样过去了,我们家的厂子开得红红火火,我和紫电的感情也波澜不惊。去年,我又包了一家工厂,因为刚接手,很多事情都要我操心忙活,有一段时间我在新厂里没日没夜地忙碌,和紫电几乎没有见面的机会,除了有事才会打个电话。一次,我给紫电打电话,接电话的却是个外地口音的女人,没等我说话,女人就挂断了电话。再次打通,就是紫电接的了,我说起刚才的事情,他却说一定是我打错了。我没有再追究,继续在新厂里忙。
  然而,风言风语还是吹到了我的耳朵里,说紫电把一个叫水柳的女人带到了旧厂里,而且水柳吃住都在那里。我半信半疑地赶去了旧厂,在一间做宿舍的厂房里,我看到了水柳的东西都在那里,我很火,对着紫电发了一通脾气。紫电哄着我,说他是让那个女人来厂里做业务的,他们没有暧昧关系。我质问他,厂子是我们两人的,即使用人也该与我商量,怎么能一个人就做了主呢?
  我让工人把水柳的东西全搬到了外面,并给水柳打电话,让她来收拾东西。水柳在电话中口气很硬,她说是紫电让她来跑业务的,我说我不想用她,水柳恼羞成怒,在电话里就对我出言谩骂。并说,她和紫电早就好上了,紫电每一次出差,都把她带在身边。
  深夜,别的女人向我报告老公的行踪
  事后,水柳多次发短信打电话到我的手机上,对我进行辱骂。我自然把火发到了紫电身上,紫电依然不承认他和水柳有任何关系,并对水柳所说的事情全部予以否认。我问他怎么和水柳认识的,他避而不谈,只说水柳在我们这个县城开店,但他也不知道店在哪里。
  水柳的短信电话却从此不断。她告诉我她和紫电认识一年多了,并挑衅地说我老了,看不住紫电了,除了我和她,紫电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我语重心长地对水柳说,我跟紫电都已经是她父母的年纪了,她还年轻,应该早些放手。水柳却不依不饶,对我的骚扰变本加厉。水柳的电话总在深夜或凌晨响起,伴随着她电话铃声的是我夜夜的失眠与日日的憔悴。只要紫电一出差,水柳的电话内容就变成了:“我和他在一起呢,我们在某某地。”一听到她这样说,我就头皮发麻,浑身发冷。因为,紫电确实是到她所说的地方出差的。
  一次紫电到外地出差,带了厂里的一名工作人员。当天夜里,水柳的电话又来了,说她又和紫电在一起。回来以后,我问那名工作人员,印证了水柳的说法。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有吃饭,紫电几乎是哭着求我吃饭。我告诉他说我真想死,我哭着要他说实话,我说只要他说实话我就原谅他。在我的恳求下,紫电承认了他和水柳的关系,并保证再也不会和她来往。
  我以为在紫电的保证下,以后的日子会平静幸福,然而水柳的电话仍旧常在深夜响起,或是谩骂我,或是以一种挑衅的姿态报告紫电的行踪,有时候甚至会厚颜无耻地描述她和紫电在一起的一些细节。只要深夜电话一响起,我就有心惊肉跳的感觉。
  伴随着水柳不停的骚扰电话的,是我和紫电一次又一次挫败的谈话。每一次他都向我保证,我一次次地原谅他,然而他却一次又一次让我失望。
  有一次紫电跟我讲,水柳再也不会打电话来骚扰我了,因为他把水柳送回老家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水柳的电话果然没有再出现过。过了些日子,我试着打水柳的小灵通,没想到通了,接电话的又是一个女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女人告诉我电话是买别人的。
  这件事成了我心中的疑惑。过了几天,我让紫电去送货款,可是去了一下午到了晚上他也没回来。我到送款的地方找他,看到他正在打手机,我一下把手机夺了过来,看到他通话的号码正是水柳的。
  我给水柳打电话,想约她出来谈,她不接。后来,她对我的骚扰又开始了,我伤心又诧异的是,我们厂里出一点事情她都知道。我心里真难受啊,几次我买了安眠药想自杀,紫电都及时赶到。看到我这个样子,他痛心疾首,抱着我哭了,我感觉到他似乎想摆脱水柳了。我对他说,“不管怎么样,有什么事情我和你一起解决。”
  紫电把水柳姐姐的电话给了我,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了水柳的姐姐,她的姐姐很明事理,她代水柳向我说对不起,说给了我这么多伤害,她很抱歉。水柳的家人把水柳从徐州带回了家乡,我长长松了口气,我以为我可以安宁地度过每一个晚上了。凌晨电话再次让我的生活支离破碎
  水柳被家人带回家以后,还常常发短信来骂我,并告诉我紫电又和谁谁在一起了,还说什么我最傻,我赚钱给他们花。听到水柳的这些话,我的脑子里很乱,在表面上我故做镇定,而心里早就是一团麻线了,只要紫电一出差,我心里就不踏实。
  后来,水柳的短信渐渐消失了,生活就像暗礁之上的海水,风平浪静。直到两三个月前,又一个女人深夜打来的电话搅扰了我这来之不易的宁静。
  那次是紫电出差去广州,他告诉我他将折道南京返回。凌晨1点,手机发出的刺耳铃声将我从睡梦中吵醒,我睡意朦胧地接了电话,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喂,你是紫电的老婆吧。”我说是,对方接着又说:“我现在和他一起呢,在南京。”刚刚远去的噩梦阴影此刻又在我周围笼罩,我顿时觉得毛骨悚然,我颤栗着听完了她下面的话。她说她和紫电有一年多关系了,她嫌紫电没钱,早想摆脱他了。末了,她还说让我管好紫电,不要再去找她。挂上电话我又失眠
  以后的日子,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女人像水柳一样,总在深夜打电话过来,我几乎夜夜无法安睡。几天前,紫电又出差了,与他同去的两个员工打电话回来告诉我,这次紫电又带了一个女人去了。我哭着挂上了电话,我真觉得这样的日子没法过了。擦干眼泪,我收拾了一点简单的东西就出来了,我给已在归途的紫电打电话说,我出来办点事,办完就回去。
  出来的这四天,我孤单一人住在宾馆里,每日以泪洗面,还担心着家里,因为家里厂里几乎都是我一个人打理,我担心我走了后有些事情他们应付不来。紫电到家以后给我打来电话,央求我回去,我跟他提了两个条件,一个是我和那个女人见面谈一次,二是以后不要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可是紫电总是闪烁其词,我又怎么能回去呢!
  听着青霜的故事,我感觉十分愤懑。一个男人,不管怎样都不可以让自己的妻子受这种折磨!我拨通了紫电的电话,紫电却说他根本没有在外面有女人,那都是青霜的误会。他说他能够保证类似的电话不再出现,他只希望现在青霜能够回家,因为他爱的还是妻子。只是,男人的保证在有些时候,恐怕不是那么坚强可信吧。


添加到del.icio.us 添加到新浪ViVi 添加到百度搜藏 添加到POCO网摘 添加到天天网摘365Key 添加到和讯网摘 添加到天极网摘 添加到黑米书签 添加到QQ书签 添加到雅虎收藏 添加到奇客发现 diigo it 添加到饭否 添加到飞豆订阅 添加到抓虾收藏 添加到鲜果订阅 digg it 貼到funP 添加到有道阅读 Live Favorites 添加到Newsvine 打印本页 用Email发送本页 在Facebook上分享


Disclaimer Privacy Policy About us Site Map

If you have any requirements, please contact webmaster。(如果有什么要求,请联系站长)
Copyright ©2011-
uuhomepage.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